神仙都难躲的“情劫”:爱情心理学6种效应∣《
来源: 主页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3-25 14:23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  唐七公子“三生三世”系列小说爆火,改编影视剧《三生三世·十里桃花》和《三生三世·枕上书》热播一时,让观众看得有滋有味。

  作者以丰富的想象力,构筑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玄幻世界。在庞大的“四海八荒”中,各路神仙、妖魔、凡人,上天盾地,大展神通。

  尽管如此,无论多么神秘的上古仙界,作品的核心是“旷世虐恋”。爱情线上,躲不开、逃不过的是情感心理学的定律。

  以下6条名句,便是神仙和凡人都在经历的“情劫”,也是需要我们用一生去打开的心理“情结”。

  《三生三世·枕上书》的主线,是青丘小帝姬白凤九和天地共主东华帝君的爱情故事。故事的开始是有点“老套”的情节——英雄救美。

  上古神祇东华帝君,偶然救了爱闯祸的迷糊蛋的白凤九。凤九竟对帝君一见钟情,心心念念要报恩,万般坚持之下,有了后面的故事。

  36万岁的东华,是出了名的绝情绝爱,不近女色不说,对人情也十分淡薄。3万2千岁的白凤九,奋不顾身倾心托付,却是屡受打击。

  以至于在“阿兰若之梦”中,和男“闺蜜”苏陌叶有感而发,发表了一段内心独白:

  虽然我也不是那么娇气,遇到危险时没有人救我,我就活不下来,但我希望遇到一个我有危险就会来救我的人,救了我不会把我随手抛下的人,我痛的时候会安慰我的人。

  在凤九之爱中,自始至终贯穿着一种“英雄主义”。就像周星驰电影《大话西游》中,朱茵扮演“紫霞仙子”的名句:

  著名情绪心理学家阿瑟·阿伦(Arthur Aron)曾做过一个实验,当一个人走过悬空的吊桥,他/她会因涉险而提心吊胆。这时,如果碰巧遇见一个异性,他/她会以为自己是对眼前人红鸾心动,误以为他/她是命中注定的另一半。

  危难之际,你心跳加速、面色潮红、心慌气短,是因为此时此地出现的凶险要命,不由自主产生的生理反应?还是对这过路人本身的心心相惜呢?你可能区分不出来。

  这个效应也可以运用在爱情中,比如你是男性,可以在心仪之人的危急关头,挺身而出,扮演一把“英雄”的角色,抱得美人归。

  你也可以制造一种氛围,比如带她去坐过山车,玩密室逃脱,在她心跳加快之际,施展一把男性魅力,也可有助于“脱单”。

  “阿兰若之梦”中,白凤九的影子阿兰若,和东华帝君的影子沉烨、西海水君二皇子苏陌叶有一世情缘。苏陌叶爱而不得,在阿兰若死后仍然苦苦追寻。凤九对他说:

  “这么多年你也没有方法放下她,因为你让你的回忆里什么也没有,只有她,你主动把其他的东西都尘封了,她就愈加清楚,愈加深刻,让你愈加痛苦。但其实那样是不对的,除了她以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人,其他的事,其他的东西,有时候我们执念太深,其实是因为一叶障目。你不是不明白,你只是不想把叶子拨开而已。”

  这种“一叶障目”,类似于心理学上的“以偏概全”效应,或者说“光环效应”。

  美国心理学家凯利(H. Kelly)提出,我们常被一个现象误导,看到一个人,或者事物有某个特性,就会造成一种刻板印象。

  这种情况容易造成心理错觉,并且扩大化,感染周围的人和事。比如,爱屋及乌。

  在亲密关系中,你眼中的男/女朋友是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,满身长处,没有一点不是。你死心塌地爱一个人,认为只有他/她是“梦中情人”,非他不嫁,非她不娶。就像老话说的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”。

  如果,这成为你的“执念”,就要提防了。光环效应也可能有负面的影响,比如让你不能客观地认识这个人、或者事物,过分放大其优点,忽略其缺点。

  你以为他/她十分完美,拉低了自己,也会导致虚假的落差,难以在平等的层面交流。反而,如果“把叶子拨开”,以平常心,更客观、全面地去看待,可能会更好的结果。

  “帝君,我尤其需要他的时候,他都恰好不在。遇到危险的时候,他没有出现。我觉得我这么努力,老天爷也会被我感动的。这以前我不相信我们没有缘分,可能是因为失望得还不够彻底吧。”

  其实东华帝君这一角色,是亦正亦邪的设定。几十万年来,仰慕追求他的女子甚多,但他是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。但对于凤九和旁人的感情,他处理得又不是很妥当,也算得上是一个“渣男”,怎么说呢?

  他知道凤九钟情于他,但又不回应,反而屡次捉弄她,与其说喜欢她,更像是欺负她。当她化形成一只狐狸的时候,他待它就只是一种宠物,有了新欢,就弃之不顾。

  她已经化为人形,他又多次当众调戏她,甚至欺骗她、篡改她的记忆。对她若即若离,对喜欢他的姬蘅也没有彻底了断。在她最需要他,包括有性命之忧的时候,也没有能够站在同一条阵线,第一时间赶来救她。

  这样的东华帝君,太“坏”了。可是爱情中,却是有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”的现象,不到伤心欲绝,女人还是“犯贱”地痴痴相守。

  这是爱情中的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”。斯德哥尔摩综合征,又称为人质情结,原意是犯罪的被害者,对加害者产生怜悯之心,反过来帮助加害者。

  感情上也会出现这种情况,你遭遇到了某人的折磨,但却越陷越深。你同情这个加害者,甚至依赖于他。这就产生了时下流行的一种剧情,叫做“痴缠虐恋”。

  不少遭遇暴力的爱情和婚姻,都需要解决这个问题,即是:面对伤害,你是选择忍受,还是反抗?

  看过《三生三世》系列,都会知道历劫的“套路”。《十里桃花》中有这么一句:

  白浅一觉醒来,就发现自己晋升上神。可四海八荒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?不经历一场天劫,怎么飞升上神。

  神仙们历劫,可能是身体遭受天雷之刑,也可能是去凡间尝尽人间六苦,三情尽断。剧情的反转,似乎都在历劫之中。

  东华帝君下凡历劫前,清高孤傲,似乎是不识世间情为何物。历劫后,却留下一行眼泪,懂得了情爱,有意无意中,他总是被凤九吸引。这棵几十万年的老铁树,终于开花了。

  从心理意义上看,历劫,是一定意义上的“挫折教育”,目的是实现心灵上的修行和成长,参透道理、领悟人生。

  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。人间六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,越是苦到极致,越是能早日“飞升上仙”。

  在情感中,与历劫相似的,有一种“鲶鱼效应”。生性懒惰的沙丁鱼,被捕上来就死了。在沙丁鱼群中,放入一条鲶鱼,会让沙丁鱼警惕起来,加快游动,从而活下来。

  与其“温水煮青蛙”,坐以待毙,不如制造一种激励因素,中途介入从而激发活力。在职场中,适度引入新的生力军,可以提升企业的生存意识。

  在情感中,我们也往往会看到,一个追求者,在遇到“情敌”的时候,可能会加大攻势。这也是“鲶鱼效应”的结果。

  阿兰若曾经和沉烨有一段情,但沉烨爱得隐忍,顾忌旁人会伤害阿兰若,故意和别的女子订婚。阿兰若十分伤心,到死之前她都以为沉烨辜负了她。

  心理学上,有一种“蔡格尼克记忆效应”,或契可尼效应。在你做过的事情中,做了一半被打断的事情,相比于已经处理完成的,留下的印象要更加深刻。

  这可以解释,记忆中那些没完成、被迫中止、没能实现的事件,是为何令我们耿耿于怀,无法放下。比如初恋,单相思。

  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

  你没有得到的,似乎总比没有到手的,更难以忘怀。如果没有得到过,也不会有失去时的介怀和苦痛。不会在他移情别恋时,去计较他也曾爱过你,患得患失。

  东华帝君身上,一直有一桩奇事。《三生三世》中,所有人的姻缘,都刻在三生石上。三生石上有白凤九的名字,但没有帝君。她“注定”和别人有姻缘,唯独不是东华。

  俗话说:天命难违。传说东华帝君是亲手在三生石上抹掉了自己的姻缘。而白凤九为此不惜自断九尾狐一尾,化作法器,非要刻上他的名字,却没有成功。

  二人坚持“逆天改命”。凤九不离不弃,坚持不懈:你我本无缘,全靠我“死撑”。可谓爱得十分“英勇”。

  而在现实中,越有阻力,越是拼命要争取的爱情,也比比皆是。这是“罗密欧与朱丽叶定律”:当爱情面临外界的考验时,外界的阻挠反而会加深两人的感情。

  情比金坚。越是遭到重重阻碍,两人的感情越是牢固不破。于是说,“少不经事”,要加深感情,爱人之间就要经历几次波折。平平淡淡,难抵七年之痒。

  至于外人,包括家长如果横加干预,恋人们却可能“越挫越勇”。西方有罗密欧与朱丽叶,东方有梁山伯与祝英台。

  对现代人来说,这样的“逆反”心理,都体现在歌词中:“爱你我敢与全世界为敌”“哪怕全世界都反对,我依然爱你”。

  因此,家长要是对子女择偶有意见,大可不必强势阻挠,反而可能变本加厉,应当顺势引导,实施迂回策略。

  以上,就是从《三生三世》中悟到的6个心理定律,再英明神武如东华帝君,也没能逃脱。

  神仙有“三生三世”,而如我们凡人,但愿懂得“大道理”,过好这“一生一世”。

靠谱的外围网站-深圳惟凯科技有限公司